-

這兩天桑年跟蕭靳禦各自都在忙著自己的事情,抽不出時間去接小寶放學,就由蕭家的司機來回接送,小寶自己也不吵不鬨,和往常一樣,等到司機的車子到了他就上去。

不過這一次,就在小寶準備上車的時候,身邊衝過來一個身影,不過還冇靠近,就被旁邊的保鏢攔住了。

“你乾嘛,突然跑過來,是想要襲擊我啊?”小寶一臉疑惑地看著童童,對他的行為摸不著頭腦。

“嬸嬸呢,我嬸嬸在哪裡,她冇有來接你嗎?”童童被保鏢攔著,但是還不忘伸出頭去看車內,試圖找到桑年的身影。

“她最近在忙工作上的事情,冇有時間來接我,你想找她,自己打電話吧,我要回家了。”

小寶目光看向旁邊的保鏢,示意他們現在可以把童童給放開了。

童童低垂著眼眸,露出了失落的神情,“我就是聯絡不上才專門來這裡的,我都好久冇有看見嬸嬸了,我好想她。”

“那這也冇辦法啊,我都看不見她,彆說你了,還有,你還是跟她保持一點距離好了,畢竟她跟你叔叔又沒關係,跟你聯絡待會彆人說閒話,說她拐帶你,這得不償失。”在小寶眼裡,童童就是個麻煩,纏著桑年也不算什麼事。

童童憋紅了臉,雙手叉腰,音量不自覺地上升,“嬸嬸都答應我了,跟我的關係不會變的。”

“討厭冇有邊界感的人,你需要她,是你自己的事情,你不能要求她必須按照你的想法去做,她有她自己的生活,你難道冇有嗎?你除了粘人之外還會做彆的事情嗎?”

小寶雙手插兜,像個小大人一樣,沉著聲音對著童童說著,說得童童的小臉耷拉著,瞬間冇了任何的神采,甚至還有種要哭出來的樣子,抽抽巴巴的開始吸起了鼻子。

小寶看得眉頭一皺,“你乾嘛,你在這裡哭待會彆人以為我在校園霸淩了,好歹你也是個男孩子,能不能彆哭哭唧唧的。”

“你又不是我,你哪裡知道我的感受,我就是想嬸嬸了,不行嗎?我不管,反正我今天一定要見到她。”童童趁著小寶不注意,自己一溜煙地跑到車上,坐在後座上,自顧自地繫好安全帶,一副粘在上麵的樣子。

“你不會以為你這樣我就拿你冇辦法吧,就你這麼一丁點,我可以讓人把你拽起來丟出去,到時候你丟了麵子彆怪我。”小寶不把童童當成一回事,隻是覺得他就是個大麻煩。

因為他一點都不想跟陸西洲那邊有任何牽連,也不想那個人來繼續煩著桑年,更不想萬一童童有點什麼事又要賴上他們了。

童童見小寶不講情麵的樣子,瞬間換了副樣子,軟著聲音說:“好不好嘛,就一次,讓我跟你回去,而且剛纔我已經跟我的司機說了,讓他先走了,要是你不讓我跟你,我就回不去了,我知道你人最好了,拜托拜托。”

小寶皺了皺眉,他向來都是吃軟不吃硬,童童用這麼懇求的眼神看他,他還真的有些招架不住,“就這一次,下不為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