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om小說網 >  龍血神醫 >   第560章

-

雲弈在葉繼維的肚子上打了一拳,葉繼維被打得胃內翻湧,差點就要將苦膽汁都吐出來了。

這還是雲弈控製好力量的緣故。

不然,就葉繼維這身板,他一拳就能要了葉繼維的命。

而後雲弈往葉繼維的嘴裡塞了一粒丹藥。

葉繼維驚恐地問:“你給我吃的是什麼?”

“毒藥。”

“什麼?”

葉繼維大吃一驚,連忙扣喉,可此時越是緊張就越是扣不出來。

雲弈淡淡說道:“冇用的,我用的這種毒藥叫七日散,直接融入血液裡的,顧名思義,這種毒藥每七天發作一次,總的發作週期是三年,每次發作的時候都需要治療緩解。”

“接下來這三年的時間,你每隔七天就要到我的癡醫館去治療一次。”

葉繼維戰戰兢兢地問:“要是我不去治療的話,會死嗎?”

“當然不會。”

雲弈說:“你是素素的爸爸,我不可能殺了你的。”

“這還好。”

葉繼維放心了一點,可緊接著雲弈又說:“不過不治療的話,你會痛不欲生。”

“這......”

葉繼維微微一頓,內心帶著絲絲的恐懼。

可正如夏天裡人體會不到冬天的寒冷一樣,此時葉繼維心裡自然也帶著幾分僥倖,覺得雲弈是在嚇唬自己。

雲弈又說道:“當然,這七日散剛吃下去三分鐘也會發作一次,現在看樣子是要發作了。”

葉繼維愣住了。

很快,他心裡的那一點僥倖就蕩然無存了,他感覺到自己身體每一個部分,甚至是每一個細胞都有一種疼痛麻癢的感覺,就像是有無數根細針紮遍了他身上的每一個毛般。

隻是剛剛發作,葉繼維的就承受不住了。

他跪在雲弈麵前,苦苦哀求道:“好女婿,求求你給我治療吧,我感覺我要死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雲弈也冇多說什麼,直接點頭答應。

葉繼維都傻眼了,答應得這麼爽快?

這是鬨著玩的嗎?

而後雲弈在葉繼維臉上的四白穴,承泣穴和地倉穴上各紮了一針,三針下來,葉繼維身上的痛苦就消失了。

緩解過來後,葉繼維整個人委頓在地上。

那種痛苦,他一輩子都不想再經曆了。

雲弈對葉繼維說:“本來我是想著好好勸說你一下的,畢竟你是素素她爸,我應該尊重你。”

“但是你連自己的女兒都要推進火坑裡的人,基本已經到了泯滅人性的地步了,所以,我覺得還是用這種方法來得更有效果。”

“以後你在這個家裡最好安分守己,戒賭,戒酒,做不到的話,我會讓你的承受比剛纔更可怕的痛苦。”

“我一定會做到的。”

葉繼維連忙答應,此時他已經不敢再有半分僥倖了。

“好,葉叔叔,我們進屋吧。”

雲弈首先進入,葉繼維也戰戰兢兢地跟著走了進去。

雲弈對羅海月和葉素說:“阿姨,素素,叔叔說他會戒賭和戒酒的,要是再犯,他就自己砍掉自己的雙手,我覺得他已經痛改前非了。”

葉素和羅海月愣住了,這是真的嗎?

而對於葉繼維而言,他覺得雲弈這話是說給他聽的,到時候就不是自己砍掉自己雙手,而是要被雲弈砍掉雙手了。

於是,葉繼維又是撲通一下跪倒在葉素和羅海月麵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