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om小說網 >  極品狂醫 >   第4476章 洋相

-

三個妖王更為震驚,三妖王道:“莫非大哥昨晚煉寶,真驚動了天上仙人?”

大妖王怒問:“誰能去殺了此人?”

三妖王搖了搖頭:“大哥,看我去親自擒她來問個究竟!”

大妖王點頭:“三弟小心。”

三妖王命道:“取我披掛來!”穿了一身銀鱗鎧甲,提起知木劍,懷揣迷蹤琉璃瓶,殺出洞來。

陸宛然在洞外靜等,見三妖王穿戴齊整,不禁笑問:“你又是洞中何等人物?”

三妖王切齒:“你這女道,竟敢殺我門中長老?你聽好了,我乃這鹿吳嶺隆幽洞三大王周杜芳,要來給兩位長老報仇!”知木劍一震,一躍而起,向陸宛然殺來。

陸宛然搖空衍劍接戰,周杜芳不愧為妖王,步戰二十合,不落下風。

陸宛然心中驚詫,將天雷索祭起,紫電打來,將知木劍震落。

周杜芳往後撤去:“就你有法術?”從懷中拿出迷蹤琉璃瓶,向陸宛然放來一道五色琉璃光。

陸宛然未等反應,天雷索便被收入瓶中,不禁大驚:“啊?”

周杜芳得意地晃頭大笑:“你這點法力,也敢自稱是空居之仙?”

陸宛然大怒,掄起空衍劍就要上前:“還我寶物!”

周杜芳並不應戰,又將迷紫琉璃劍祭起,向陸宛然放來寶光。

陸宛然見勢不妙,一躍而起,化虹而走,紫仙狐卻被收了去。

周杜芳得勝回去,給大妖王拱手:“大哥,讓那女仙跑了,隻留了坐騎和一樣寶物。”

大妖王手錘寶座扶手:“可惡,白白損了兩位長老!”

二妖王勸慰道:“大哥莫急,這女仙丟了坐騎法寶,必然還會回來,到時候再找他算賬不遲。”

大妖王便吩咐道:“傳令下去,大門緊閉,四時巡邏,但有風吹草動,都要上報於我!”

小妖關了四處洞門,嚴陣以待不提。

卻說陸宛然,下界降妖除魔,卻丟了法寶坐騎,十分狼狽,遁上界來,徑直去了岐寧山。

守門童子見到陸宛然,前來行禮:“仙子怎會來此?”

陸宛然低頭一歎:“有事情想要求助你家真人,還請通報。”

守門童子進去,不多時,林玉樹趕來,陸宛然忙行禮道:“見過林師兄。”

林玉樹問道:“陸師妹怎麼回來?”

陸宛然搖頭:“林師兄,我這次,出了大洋相!”

林玉樹不解:“怎麼了?”

陸宛然問道:“師兄可知道昨夜咱們姚坻道下界有妖物放光?”

林玉樹點頭:“我確實有看見五色雲光。”

陸宛然道:“我剛剛下界去看了,妖氣滿山,是一窩吃人的精怪。”

林玉樹聽了掐腰皺眉:“下界又有妖孽滋生?”

陸宛然道:“我與那妖怪交戰得知,洞中光妖王就有三位,另有四位長老。”

林玉樹更為驚訝:“竟有如此規模?”

陸宛然搖頭:“我接連斬了兩位長老,卻不敵一位三妖王周杜芳,使一件琉璃瓶子,把我紫仙狐和天雷索都給收了去。”

林玉樹以為自己聽岔了:“陸師妹竟不是那妖怪的敵手?”

陸宛然低頭,臊得臉上通紅,道:“這還隻是三妖王,另外兩位,都冇見著,我冇有辦法,隻好來找林師兄和真人。”

林玉樹點頭:“好,我帶你去見我家老師。”

陸宛然跟著林玉樹去了後山,就見玄鑒道人坐在一棵桃樹下,正在閉目養神。

聽見腳步聲,玄鑒道人睜開眼睛,見是陸宛然來了,有些意外。

陸宛然上前行禮:“晚輩見過真人。”

玄鑒道人一點頭:“原來是陸姑娘,平日倒很少見。”

林玉樹道:“陸師妹說,咱們姚坻道下界又出了妖怪。”

玄鑒道人眯起了眼睛:“昨夜下界有五色雲光,我倒看了。”

陸宛然道:“那妖怪在豐縣鹿吳嶺一帶,晚輩方纔下下界,與那洞中妖物一戰,竟不是敵手。”

玄鑒道人揚起了眉毛,睜開眼睛:“陸姑娘,不是那妖物敵手?”

陸宛然點頭:“那洞中有三個妖王四個長老,我斬了兩個長老,卻不是那三妖王的敵手。”

“那三妖王手裡有一個琉璃瓶,非常厲害,放五色琉璃光,把我天雷索和紫仙狐都給收了去。”

玄鑒道人昂頭張口,眨了幾下眼,對林玉樹道:“你去請你李師叔、金師叔還有陸師叔來。”

林玉樹領命,下山去請來了李思紹、金林弘和陸少暉。

眾人在大堂會麵,李思紹三人見陸宛然也在,很是詫異,問道:“真人叫我們三人來,是有什麼大事?”

玄鑒道人問道:“昨天半夜下界的五色雲光,你們可都看見了?”

三人點頭:“看見了,不知是什麼東西出世,看樣子法力不小。”

玄鑒道人扭頭看向陸宛然,道:“陸姑娘剛剛下界去看了,和那妖物一戰,居然不是對手。”

陸少暉一驚:“剛出世的妖物,就有如此法力?”

陸宛然搖頭:“那洞中有三個妖王四個長老,我看不是剛剛出世。”

李思紹不屑笑問:“如果不是剛剛出世,怎麼可能在我們眼皮子底下活這麼長時間?”

陸宛然語塞,搖頭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李思紹昂頭:“陸姑娘,你最愛管閒事,這下界妖魔,交給師兄我們幾人處置就好,你法力低微,就不要跟著摻和了。”

陸宛然聽了氣不順:“那妖怪手裡有一個琉璃瓶,放著五色寶光,怎麼說也是二三百年的道行,怎麼可能是剛剛出世?”

李思紹攤手:“下界哪還有二三百年的妖物?如果有,怎麼可能下界道人和咱們在天仙眾都不知道?”

陸宛然有些生氣:“我怎麼知道。”

李思紹嘲笑道:“陸姑娘,你得加把勁了,雖說在天清修,自得其樂,可以不能太過放逸,不然,都被下界的妖物超過了!”

陸宛然聽了氣急,站起身來,臉上紅一陣白一陣,指著李思紹,卻說不出話:“你……”

玄鑒道人冷著臉擺手:“夠了!當務之急,是把這一窩妖孽除掉,把陸姑孃的天雷索和紫仙狐拿回來。”

陸少暉對陸宛然道:“陸姑娘,我跟你走一趟。”陸宛然有些擔憂:“可是,那妖王,確實十分厲害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