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週後,華夏,東海市國際機場!

李峰的身影從機場出來,在機場大廳之外,台階上站著兩個已經等候多時的身影,金雅和胭脂。

李峰的身影剛剛走出大門,胭脂那小娘們兒就直接衝上來,一躍而起,樹袋熊一樣的掛在了他的身上。

“想死老孃了,快來啵兒一個。”

胭脂的簡單粗暴也在表達著她的熱情和思念。

“彆著急,給你們兩個帶了禮物。”

李峰笑著從兜裡,取出了一個看上去頗為精緻的信封。

胭脂看到這信封頓時撇了撇嘴:“這是什麼破禮物?”

“打開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李峰笑著將胭脂放在了地上,胭脂隨後便打開了信封。

然後,她就看到了那信封裡的東西。

“幸運號遊輪的船票!!”

胭脂的聲音讓金雅的目光中也多出了幾分驚訝。

“我答應你們的事情,是時候兌現了。”

李峰笑著點點頭,隨後便揉了揉自己的肚子:“好餓,咱們去吃火鍋吧,邊吃邊聊。”

“好,我們去吃火鍋。”

金雅點點頭,而後轉頭看了一眼還在蹦高開心的胭脂:“走了,去吃火鍋了。”

“吃火鍋?哦,吃火鍋!”

胭脂好不容易纔控製住自己狂野的情緒,快步追上李峰和金雅。

三人上了一輛嶄新的奧迪越野車。

這是胭脂的新座駕,也是她為了慶祝自己公司上市成功之後給自己的獎勵品。

吃火鍋、K歌、看午夜場電影。

當李峰和金雅回到彆墅之後,時間已經是淩晨的一點鐘。

胭脂這小娘們兒因為分公司的臨時緊急會議給叫回去了。

彆墅內,李峰與金雅安安靜靜的躺在床上。

許多時候,安靜,通常都代表著有心事。

金雅不確定李峰這一次回來,是否是真正的歸來。

那張幸運號遊輪的船票,帶給她的不隻是欣喜,還有一點點的不安。

這點不安,來自金雅敏銳的直覺。

因為這張船票,來的太快了。

之所以這麼說,純粹是一種直覺。

按照正常人的思維方式,李峰好不容易結束了自己的任務。

他需要休息一段時間,才能夠平複自己的情緒,然後,到那時候,才應該是去環球旅行的日子。

“李峰,你的事情,這次算是徹底的結束了嗎?”

金雅的聲音不高,但是卻足以表達清楚了自己的情緒。

“算是吧。”

李峰的回答有些模棱兩可。

“哦。”

金雅輕輕眨了眨眼睛,聲音中帶著很清晰的失望和悵然。

李峰的回答,讓她明白了一件事情。

她最終還是無法將李峰時時刻刻的擁有。

也許,是時候換一個思維方式去看待問題了。

麵對金雅簡單明瞭的一個哦字,李峰也隻能輕輕的將她擁在懷中,低頭,輕吻她的額頭。

“這次的環球航行會很完美,好好休息吧。”

李峰的聲音不高,但落在金雅的耳朵裡,卻充滿了魔力。

“好。”

金雅點頭,隨後便緩緩閉上了眼睛。

這一次,她的臉上不在有失望,微微上揚的嘴角,完全敞開的心扉。

變化一個角度去看問題,總是能夠有全新的收穫。

她不再想要將李峰時時刻刻擁在懷中,那種擁有固然甜蜜而且令人沉醉。

但是,李峰註定是一個行走於風雷之中的男人。

拴住他,對他來說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所以,就像現在這樣,他離開,為他祝福,他歸來,喂她吃飽。

這種距離感,帶給金雅的,是前所未有的幸福。

也許,正所謂小彆勝新婚,說的也就是這個道理吧。

翌日清晨,金雅一早就被胭脂叫過去幫忙,李峰則是離開彆墅,去了菲煙藝廊。

儘管葉飛嫣還在東山市工作,但是菲煙藝廊裡是有人的。

加上今天剛好是週末,小草、青霜都在藝廊裡。

李峰花了一天的時間陪著小草和青霜,晚上順帶著請了哈小凡以及趙雲妹子吃了一頓晚餐。

兩天後,李峰帶著金雅和胭脂離開了東海,登上了幸運號遊輪。

隻不過,三天後,遊輪在島國長崎停靠,胭脂因為公司的事情實在太忙,不得不中途退出。

這環球旅行,也隻剩下了李峰和金雅二人。

金雅很珍惜這段時間,對她而言,這可能是李峰下次離開之前,他們最後的相聚時光了。

所以,不問以後,不說將來。

好好的享受著這段美好的時光纔是王道。

幸運號遊輪環球航行的同時,軍事聯盟總部之內,一場全體會議剛剛不歡而散。

凱倫將軍的死,在軍事聯盟裡引起了劇烈的震動。

但是,M國拒絕公佈凱倫將軍的屍檢報告,甚至連任何一張有關凱倫將軍屍體的照片都冇釋出。

再這樣的情況之下,會議不歡而散。

但是,當各位軍事聯盟成員國的將軍們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時,卻同時收到了一封郵件。

郵件的內容就是凱倫將軍的死亡影像。

那些圖片上,清晰無比的展現著凱倫將軍生前和死後的照片對比。

除了老美斯皮爾伯將軍之外,其餘幾個成員國的將軍全部都陷入了真怒之中。

不過,這些大佬們都很精明,冇有人去立刻把資料公佈出去。

他們同時安排了一件事情,調查凱倫將軍的死因。

五十五歲的凱倫將軍,突然間變成了四十歲的麵孔,可是卻又在瞬息之間,由四十歲的麵孔變成了八十歲。

這些照片雖然冇有任何的文字解釋,可是,這些拿到照片的大佬們,個頂個的都是人精。

他們雖然都隸屬於軍事聯盟一體化的成員國。

可是,各個國家的競爭卻不會因為軍事聯盟的存在而懈怠。

明爭暗鬥的事情從來都不少。

隻不過,隻要事情不是鬨的不可開交,他們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

畢竟,這也算是一種有效的進步機製。

競爭總是能夠快速的讓人成長,這一點不用質疑。

隻不過,有些競爭不能夠拿到檯麵上來而已。

這些人當中,華夏的孫老將軍,拿到這些照片的同時,還附帶了一個文檔。

裡麵清晰的介紹著凱倫將軍身上所發生的變化是何原因。

並且,還提出了一個要求,如果想要知道更多真相,那就在二十四小時之內,回家一趟。

對於孫老將軍而言,他剛剛大病初癒,為了華夏的軍事發展,立馬回到了聯盟恢複工作。

現在,接到這資訊,他幾乎冇有怎麼遲疑,便馬上安排了自己的司令員去訂機票。

二十四小時之後,孫老將軍回到了自己的家。

當他踏進家門的那一刻起,家裡的座機電話,就突然間響了起來。

老伴兒接起電話之後也是一臉的疑惑,因為,那通電話,是找孫老將軍的。

“你的電話。”

孫老夫人說著接過了老將軍的外套,轉身去給他準備吃的東西了。

孫老將軍接起電話,同時主動出聲:“如果,我冇猜錯的話,是牧之吧?”

張牧之,這是驚龍本來的名字。

“孫老,是我,張牧之。”

驚龍接過了孫老將軍的話茬,隨後便又話鋒一轉:“孫老,相信你已經收到了我送給你的禮物。”

“你說的,可是真的?”

孫老將軍自然明白驚龍的意思,當即便麵色一寒,十分認真的詢問道。

“百分之百真實。”

驚龍點頭,而後又說:“孫老,我知道你不相信我,但是,我這次大費周章的給你通話,是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。”

“什麼事情,你說。”

孫老並不在意驚龍的話,比起信與不信,他更希望聽到有價值的情報。

“我當初帶走並毀掉的那個東西,那群大兵又找到了新的,正在運往地球,這一次,數量是上一次的一千倍!!”

驚龍的話並冇有什麼危言聳聽的意思。

但是,孫老的臉上,卻並冇有太多的情緒波動。

“你想說什麼?”

孫老保持著高度的謹慎,畢竟,跟他通話的人,那可是驚龍!!

“我想說的東西,已經送給您了,慢慢看吧,但是,不要太慢,你隻有兩個星期的時間。”

驚龍話音落地,通話結束。

而孫老一臉疑惑的同時,卻也看到了放在沙發上的一封掛號信。

當孫老打開掛號信,並且取出裡麵的數據存儲器查完完畢的時候,他的臉上,所有的平靜,都化作了前所未有的冰冷!!

“這群癟犢子,居然瞞著聯盟重新啟動了那個項目!!”

孫老爺子咬牙切齒中陷入了沉思,片刻之後,這才吩咐了一聲:“小劉,備車!”

……

就在孫老將軍急匆匆離開家的時候,遠在軍事聯盟基地,斯皮爾伯將軍也接起了一個等待多時的電話。

“好,一切小心,動作一定要隱蔽!!”

放下電話,斯皮爾伯將軍的臉上,露出了幾分難以壓製的興奮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,太空之中,一艘飛行器正在朝著地球的方向快速的飛行著。

飛行器的運載艙內,密密麻麻的放在數十個巨大的金屬箱子。

箱子的表麵,閃爍著銀色的冰冷光芒。

……

一週之後,夏威夷,火魯奴奴。

幸運號遊輪結束了這一季的旅行,李峰與金雅在希爾頓酒店住了一晚。

翌日中午,夏威夷國際機場。

李峰的身影站在大廳之內,看著金雅的身影走進安檢通道。

當飛機騰空而起,直衝雲霄之後。

李峰這才抬起了自己的手腕,看著手腕上的時間,他拿出了自己的手機。

是時候了!

K-1,集結!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