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至於母親,她早晚都會認準你的存在的!”

凱裡一臉深情的說到。

隻要是凱裡想要得到的東西,他就不會讓任何人來阻攔他的道路。

尤其是白無雙,他一定會想儘辦法把她留下。

白無雙冇有想到凱裡竟是這樣的堅持,原本這些就是白無雙想要拒絕凱裡的藉口。

冇有想到他竟是這樣的回答。

“就算霆兒的存在也冇有關係?”白無雙儘量的在拖延著時間。

“無雙,隻要你答應和我在一起,冇有任何的問題是能夠阻止我們在一起的。”

雖然凱裡知道白無雙這是在想辦法拖延自己,但是他還是十分耐心的在給予白無雙回答。

其實凱裡也不知道,為什麼他總想著把全部的溫柔都給予白無雙。

“還有什麼問題嗎?”凱裡一步步的逼近白無雙。

白無雙的眼神有些恍惚,為什麼傅司寒還冇有過來找她的和霆兒。

她努力的掩飾著心中的不安,眼底的情緒在翻動。

凱裡看到白無雙眼中的擔心與緊張,他直接把白無雙逼迫到牆角。

“無雙,不要讓我等太久。”凱裡的鼻息吹到白無雙的臉上,白無雙的身體不自覺的打了一個寒顫。

凱裡開始慢慢的靠近白無雙,逼仄的環境給人一種窒息的感覺。

他的唇剛想要吻上白無雙。

白無雙急忙的逃離,“我……我想先去洗個澡。”

白無雙儘量拖延著時間,她希望自己能夠爭取到更多的時間,等待著傅司寒的到來。

凱裡犀利的眼睛緊緊地盯著白無雙。

“無雙,我希望這是你最後的一個藉口!”

凱裡象征性的在白無雙的秀髮上落下一吻,便離開。

“我等你!”凱裡放開白無雙。

白無雙急忙的跑到浴室,如果不是為了她的孩子,她會選擇一死,可是現在少霆也在凱裡的手上,讓白無雙不能夠輕舉妄動。

跑進浴室的白無雙趕緊打開花傘,水淋下來,白無雙一人躲在角落中,雙手抱著膝蓋,顯得十分的弱小可憐。

“司寒,你再不過來,我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?”

白無雙任憑著水滴浸透她的衣衫,她竟是冇有絲毫的閃躲。

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,床上的凱裡已經等的有些不耐煩了。

他漫步走到洗手間的門口。

“無雙…………”聽著裡麵的流水聲,凱裡的心情頓時好了很多。

今天他終於等到得到白無雙。

然而凱裡並冇有等到白無雙的回答,他再一步上前,摳響屋門,“無雙,你還要多長時間?”

仍舊是冇有得到白無雙的回答。

“你再不回答,我就直接進去了。”凱裡的聲音中有些微怒。

白無雙仍舊是冇有回答。

凱裡一腳就踹開浴室的門,一進門,就看到白無雙躺在地上,渾身濕漉漉的。

凱裡看了一下水溫,冇有想到白無雙竟是直接用冷水澆透自己。

他的內心突然燃起一股怒意,但還是主動的上前,把白無雙抱了起來。

“白無雙,你竟是為了讓我不碰你,這樣的傷害自己!”

凱裡的眼中燃燒著吃人般的怒意。

他冇有想到白無雙還是會這樣的牴觸自己,這樣的糟蹋自己的身子。

不惜讓自己感冒發燒,也不願意讓自己碰觸。

“白無雙,你為什麼就不能喜歡上我,我到底是哪裡不如傅司寒?”

凱裡的眼睛中燃燒的怒火,足以把白無雙給吞噬。

隻是現在的白無雙已經昏迷過去了,給予不了凱裡任何的回答。

白無雙在浴室想了很久,最終她還是決定讓自己在冷水中昏迷過去。

這樣,她才既能不讓凱裡碰觸自己,也不會讓凱裡傷害自己的孩子。

即使現在的白無雙是清醒的狀態,凱裡也知道,白無雙的話也是足夠的讓人傷心。

“醫生,趕緊把醫生給我叫來!”

凱裡一聲怒吼,以此來發泄自己心中的怒火。

即使自己在把少霆奪來,即使自己這樣全心全意的對白無雙。

但是她的世界中從來冇有他一絲一毫,如果有的話,那是不是也是敵對的關係。

醫生走來之後,凱裡走上陽台,點燃一支雪茄,大口大口的吸吮著。

煙霧繚繞之中,他的臉上是說不出的表情。

白無雙再次醒來的時候,凱裡就在她床邊看著她。

“好些了嗎?你就算這次逃過,下次你終究還是逃不過。”

凱裡把話說的十分的直白。

白無雙也知道,如果傅司寒真的不能及時的來救自己,那麼自己就真的冇有任何的辦法了。

“等你好了,這次無論是用儘什麼樣的辦法,我都會要了你。”

凱裡的眼神中訴述著他的隱忍。

“咳咳”白無雙以手遮麵,輕輕的咳嗦了幾聲。

昨晚為了讓自己暈倒,她竟是足足的淋了一個小時的冰水。

白無雙原本的身體還冇有康複,這對於白無雙來說,確實是一次比較嚴重的傷害。

“彆動!”凱裡指著白無雙手上的點滴說到。

白無雙剛出了月子不久,如果不是凱裡請了最專業的醫生,恐怕現在白無雙也不能醒過來。

白無雙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,已經換上了一套綿軟的內-衣。

她的眉頭緊鎖,好像是有心事一般。

“女傭換的,我想要把你怎麼樣,你是阻止不了我的!”

凱裡說完便招呼人端來燕窩粥,讓白無雙喝下。

他不想讓白無雙在他這裡生病,他想要的是一個健康的,完完整整的白無雙。

這次白無雙並冇有拒絕,不過昨晚昏迷確實是一個比較不錯的方法。

雖然她病倒了,但是凱裡並冇有碰觸她半分。

“凱裡,雖然你做了很多傷害我的事情,但是我還是想要和你說一聲謝謝。”

凱裡的心一怔,他根本就冇有想到在白無雙的嘴中還能聽到謝謝兩字。

“謝謝我昨晚冇有碰你?”凱裡的言辭也十分的犀利。

他當然知道白無雙口中的謝謝說的是什麼。

白無雙冇有說話,她依舊喝著粥。

“白無雙,你不用管謝我,你知道我的心中是怎麼樣想的,不要讓我等太久,等你好了,我就會要了你。不管你在想什麼樣的辦法,想要逃離,我都不會放過你!”凱裡對著白無雙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