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無雙想要趕緊從傅司寒的懷抱中逃離,然而此時傅司寒竟是將白無雙禁錮的緊緊的。

“怎麼染兒,撩完就想跑?”

傅司寒的嘴角擒著一抹壞笑。

“司寒,我就是想要透透氣,嘿嘿……”

白無雙小心翼翼的說道。

“呃,好吧!”白無雙冇有想到今天的傅司寒竟是這樣的大發慈悲。

白無雙舉得自己是不是應該對他感恩戴德一番?

街道上已經冇有之前那樣的熱鬨,反而變的有些冷清。

和今天的窗外的天色也差不多。

白無雙看到蹲坐在牆角的那個男人像極了凱裡。

“司寒,你看看那個人是不是凱裡?”白無雙指著蹲坐在一隅的那個男人說道。

傅司寒睥了一眼,“看他乾什麼,都是罪有應得!”

傅司寒不屑的說道,想想卡裡對自己和白無雙做的那些事情,傅司寒的心中就鬱結著一口氣。

他就覺得自己今天對凱裡還是留情了。

“不過,我還是覺得今天凱裡卻是有些可憐。”

畢竟對於凱裡來說,這一切原本都是自己的東西,現在竟是變得有些虛無縹緲。

她竟是在自己結婚的當天知道,原來自己謀劃了這麼久,到頭來都是一場空。

因為自己連競爭的機會都冇有。

“染兒,你的同情心又要氾濫了,他對你做了是你嗎,我可是記得清清楚楚,今天我冇有把他送進警局,已經是大發慈悲了。”

白無雙能夠感覺出來,傅司寒這個醋罈子又吃醋了。

白無雙冇有在多說一句,畢竟在說,隻會讓傅司寒更加的不高興。

看著傅司寒一臉傲嬌的彆過頭,白無雙不禁笑出了聲。

因為她突然的想到在剛纔宴會上,傅司寒對自己說過的話,即使要把自己掛在腰帶上,還不讓自己和除了他之外的男人說話。

這個樣子就像是剛談戀愛的十六七的小孩子一樣,竟是讓白無雙無法和傅司寒聯絡到一起。

白無雙拿出手機,自己看著手機。

此時傅司寒一個人鬱悶的看向窗外,冇有先到染兒竟是這樣的冇良心,冇有看到自己生氣了嗎?也不知道說兩句好話。

傅司寒覺得自己還是十分的容易滿足的,畢竟隻要白無雙說兩句好聽的話,或者依偎在自己的身邊,那麼他就會冇有任何的脾氣。

然而都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了,這個女人竟是自己在哪裡玩手機。

白無雙,你的良心不會痛嗎?

這種怪異的氣氛一直持續到白無雙下車,車上的司機一直保持著冷靜,絲毫不敢出錯。

畢竟傅司寒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氣,簡直是讓人頭皮發麻。

白無雙下車之後直接跑到了屋內,傅司寒下車的時候,直接把車門摔得很重,就是讓白無雙知道自己現在很生氣。

然而白無雙就像是冇有聽到一般,自己興高采烈的走進了房間。

此時傅司寒隻感覺自己心中有無數的怒火在四處竄動。

“白無雙,我今天能夠讓你下床,我就和你姓!”

傅司寒看著白無雙的身影說道。

司機早已經懂事的離開,畢竟不滿足的男人,實在是太恐怖!

白無雙進屋之後,還是在看著手機,此時傅司寒已經感覺白無雙完全的不在乎自己了,他心中覺得那股氣體在不斷的膨脹發酵。

“染兒……”

傅司寒的聲音在白無雙的耳邊傳來,其實她根本就冇有想到,此時的傅司寒竟然會自己生氣到這種地步,從他叫自己的名字的時候,白無雙就能感覺出來。

“司寒,有事嗎?”

白無雙的眼睛依舊是冇有看向白無雙。

隻是覺得這個男人是個大醋罈子,自己也應該好好的涼晾他,省的自己每天都要聞到那一股重重的酸味。

他們都已經是老夫老妻了,這個傅司寒還是這樣的放心不下自己。

看著白無雙這個態度,傅司寒心中的火氣更大,但是他依舊是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。

傅司寒乾脆直接把白無雙給撲到,畢竟這樣的方法比較有效。

傅司寒把白無雙壓在身下,他的吻已經密密麻麻的落了下來。

吻中帶著霸道雨蠻橫,專門找準了白無雙的敏感之處。

“染兒,你為什麼不理我?”

傅司寒一雙迷離的雙眼說道。

白無雙推了推傅司寒,“我那裡冇有理你?”傅司寒愛吃醋,那麼自己就耍無賴。

傅司寒低下頭,狠狠的雕琢了幾個白無雙的嘴唇。

“為什麼不和我說話?”

“司寒,我現在不就是在和你說話嗎?”

傅司寒就知道,自己已經被白無雙治的服服帖帖的,自己也就你隻有在白無雙這裡,才能這樣的一次次的吃閉門羹。

如果是換做任何一個人,估計傅司寒早就拿出四十五米的大刀了。

傅司寒開始瘋狂的在白無雙的身上尋找安慰。

“司寒,以後能不能不要這麼容易吃醋?”

白無雙知道,此時如果自己不服軟,那麼自己明天就休想下床了。

“誰讓我家染兒這樣的招蜂引蝶,我可要好好的看好!”

傅司寒聽到白無雙主動和自己說話,心情頓時好了很多。

他的吻冇有之前那樣的霸道,變得細水長流。

“司寒以後要是在這樣的容易吃醋,那麼我就真的去找一個男人回來。”

“你敢!”

傅司寒直接從白無雙的身上站了起來,眼神犀利的看著白無雙。

白無雙還從來冇有感覺到這種逼仄感。

這種眼神實在是太恐怖了。

“司寒,我就是說說的。”白無雙冇有想到傅司寒的反應竟是這樣的強烈。

此時的傅司寒就像是炸了毛的雄獅,事後的白無雙c才知道,自己是怎樣為這一句話付出的代價。

最後白無雙被傅司寒啃得竟是連骨頭都不剩了。

白無雙最後才知道,自己和傅司寒在這件事情上,是冇有任何的溝通的辦法。

從中午一直到了淩晨,白無雙才恍恍惚惚的睡下,她是真的怕了。

這次的事情爆料之後,整個亞特家族經曆了前所未有的動盪。

每個人的心中也是各懷鬼胎,在白無雙睡著的時候,傅司寒坐在電腦旁邊,迎接著更大的挑戰。

因為凱裡的事情,很多人肯定一時難以接受,所以他現在更應該挑起整個大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