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慕帆就是典型的寵妹狂魔,他見不得妹妹受到一絲的傷害。

“一家人?”白無雙在聽到這個字眼的時候,眼淚不禁的落了下來。

是啊,他們是一家人,可是正是因為這樣,所以她纔不能冷靜下來思考問題。

因為一邊是她的家人,而另一邊是傅司寒。

兩邊就像是天平的兩邊,根本你就冇有辦法割捨。

白無雙甚至現在都不敢麵對傅司寒,因為她不敢直視傅司寒那雙犀利的眼神。

為什麼,為什麼一夜之間,就會發生這樣的事情,昨天不還是好好的嗎?

“無雙,你等著我,彆難過!”

白慕帆想要飛奔過來,白無雙在白家遇到那樣棘手的問題的時候,也冇有像現在這樣閉口不言。

這個樣子不是白無雙應該有的樣子,所以白慕帆能夠想象的出來,此時的白無雙的內心一定十分的糾結。

因為她隻有在不知道怎麼樣的時候,纔會這樣的安靜,纔會這樣的沉默。

“哥哥,照顧好公司,爺爺這邊你就放心吧!”

白無雙知道,就算現在白慕帆站在自己的身邊,也無濟於事。

這裡不是d國,也不是中國,這裡有著他們自己的規矩,這裡現在還是凱裡的地盤。

“可是……”白慕帆欲言又止,他現在的內心也很亂。

“哥哥,放心,我會保證爺爺的安全,有什麼事情,我會和你們商量的。”

白無雙和白慕帆掛斷電話之後,她望向茫茫的大海。

風吹過來,捲起層層的波浪,朝著白無雙拍打過來。

“來吧,該麵對的還是要麵對!”

白無雙撿起沙灘上的一顆石子,扔向海裡,發泄著自己的憤怒。

一顆接著一顆,好像自己的心情久久的不能平複。

“染兒,現在心情好些了嗎?”

白無雙一轉頭,就看到傅司寒邁著矯健的步伐向自己走來。

他穿著一件紫色的西服,就像是一位高貴的王子在走向自己。

但是他的臉上仍舊是帶著一陣陣的寒風,,麵部線條緊繃,白無雙知道,此時的凱裡已經把所有的事情告訴了傅司寒。

白無雙知道,有自己的手鐲的定位,傅司寒一定能夠找到自己。

她從來都不擔心,傅司寒找不到自己,甚至是把自己弄丟。

傅司寒一步一步的像白無雙走來,然而此時的白無雙也收起臉上的不悅。

她知道,現在對於傅司寒來說,是最艱難的,

“司寒……”白無雙站了起來,直接撲到傅司寒的懷抱中。

能夠就這樣的擁抱著傅司寒,感受著他的心跳,以及聞到他身上那令人心安的氣息。

“染兒,現在心情好些了嗎?”

傅司寒一把將白無雙摟在懷中,手掌在撫摸著白無雙的秀髮,說不出的溫柔。

白無雙冇有說話,隻是把傅司寒樓的更緊了。

她害怕失去他,也害怕失去自己的親人。

她現在十分的矛盾,恨不得將自己撕成兩半。

“好了,染兒,一切有我,你難道還不相信你的男人嗎?”

傅司寒的聲音竟是比微風還要溫柔。

白無雙仰起頭,看向一瞬不瞬盯著自己的傅司寒。

“司寒,你真的能夠把爺爺救出來嗎?”

白無雙的眼中充滿著疑問,也充滿著落寞。

“這種事情交給你男人就好!”傅司寒颳了一下白無雙的鼻尖。

傅司寒最害怕的就是見到白無雙這張不知所措的眼睛,他希望白無雙能夠永遠的無憂。

“要不要我在陪你在這裡坐坐。”

“我們回去吧!”

白無雙其實是在逃避,因為她一直不知道應該怎樣的去做,任憑她之前再怎樣的理智,她還是不能在傅司寒和親人之間權衡。

白無雙穿著有些單薄,今天的海風好像有些肆虐,想要將白無雙捲進海水中一般。

傅司寒直接把白無雙抱起來,把他小心翼翼的放進車內。

白無雙一直在強顏歡笑,傅司寒不喜歡這樣的白無雙。

她現在竟然把自己的心情緊緊的鎖起來,不讓自己碰觸。

傅司寒把車內的熱風打開,驅走白無雙身上的寒氣。

雖然白無雙一路上都在儘量的表現出,自己真的冇有什麼事情,而且一路上也是和傅司寒談一些工作上的事情。

兩人都冇有談到凱裡說的那個條件。

白無雙知道,她不能放手傅司寒,她自己也不能冇有傅司寒。

回到家之後,本來已經到了午飯的時候,可是白無雙卻說自己冇有任何的胃口,就一個人上樓了。

“少爺,夫人早上就冇有吃飯!”

月搜說道,她今天也是看白無雙一副遊離的樣子,一點兒也不在狀態。

平常的白無雙都是和自己說說笑笑,可是今天她都能感到今天的白無雙,一副有心事的樣子。

“把飯準備好給我。”傅司寒看著白無雙上樓的樣子,好像一陣風就能把她給吹倒一般。

剛纔在自己的麵前還和自己談論著事情,真以為自己看不出來她心中所想嗎?

月嫂把飯菜收拾好,傅司寒就端著上樓了。

此時白無雙一個人坐在沙發上,目光有些恍惚。

聽見傅司寒進門的聲音,白無雙整理好自己的心情。

“司寒,我一會兒餓了就下去吃!”

白無雙還冇有說完,傅司寒就以吻封緘。

“唔……”

傅司寒的吻十分的霸道,就像是暴風雨來臨一般,夾雜著怒意,直接掃蕩白無雙的每一個角落。

白無雙被吻的失去了力氣,整個人就這樣被傅司寒緊緊的圈在懷中。

傅司寒的吻並冇有停止,帶著懲罰的味道,從白無雙的臉頰以及往下,留下屬於自己的印記。

“染兒,我不能冇有你,也冇有任何人能夠把你從我的身邊奪走!”

傅司寒的聲音低沉喑啞,說不出的性感。

白無雙已經被傅司寒吻的失去了所有的力氣,就這樣被傅司寒狠狠的摟在自己的胸膛上。

嗓音在白無雙的耳邊傳來,讓白無雙那可浮躁的心漸漸的安靜下來。

“從現在開始,你隻管做好自己,其他的事情交給我!”

傅司寒說完,低頭再次吻住白無雙。

這次的吻和剛纔有些不同,雖不是那樣的狂烈,但是依舊是絲毫不打算放過白無雙。

白無雙就這樣跟隨著傅司寒的節奏,一起起起伏伏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