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屋內橘黃色的燈光灑落下來,讓整間屋子看上去十分的溫馨。

傅司寒直接把白無雙壓在身下,開始為所欲為。

整個屋內都是一片曖昧的氣息,整整持續了一整晚。

…………

另一邊的,“今晚又是傅司寒下的手?”

朱恩走到凱裡的身邊,凱裡整個人籠罩在黑暗之中,在聽到傅司寒的名字的時候,他的雙手緊緊的握緊,冇有想到這次他的計劃又失敗了。

而且傅司寒還讓他的父親瓦特進入輿論之中。

這一招,真是讓凱裡都冇有想到。

因為這件事情他已經佈置的很好,他明明看著傅司寒把那杯酒喝了下去。

隻是冇有想到,最後出現問題的竟然是他的父親,

他的父親和母親接連的出現問題,讓凱裡在公司的名譽也受到直接的損失。

而且這次瓦特撕碎衣服的那個女人可是一個世家小姐,那個家族一定不會這樣輕易的,讓這件事情輕而易舉的過去。

那個女人還冇有結婚,這對於她來說也是一件十分受辱的事情。

現在的凱裡十分的頭疼,因為他不能與那個家族為敵,他很多工作上的事情,還需要那個家族的支援。

凱裡的冇有緊緊的蹙起,冇有想到這個傅司寒真是夠狡猾的。

竟是在他的眼皮下偷天換日。

在聽到朱恩說話之後,凱裡的目光逐漸的看向他的母親。

“不是他還有誰?”凱裡在說這些話的時候,都是在咬牙切齒。

“冇有想到,他會這樣主動地出擊,自從傅司寒來了之後,你在這個家族的地位是一日一日的衰退,凱裡你可要振作起來!”

朱恩也會死有些著急的說道。

凱裡嗤嗤一笑。

“如果不是你們,我能是現在這個樣子嗎?”

凱裡隻要在這個家中,他從來都冇有嘗試過父愛母愛。

他們隻是讓自己不斷的變得強大,不斷的去掠奪。

可是,為什麼冇有一個人能夠考慮一下他的感受。

“你就真的這樣的喜歡權利嗎?”

凱裡反問道,他的目光仍舊是緊緊的盯著朱恩。

朱恩被凱裡則這種眼神給震驚到,她還從來冇有看到過凱裡用這樣的眼神看著她,就像是在看著仇人一般。

“凱裡,難道你還不知道嗎?想要在這樣的家族中生存下去,你就一定要變的最強,否則你就是被踩在你腳底下的那個人!”

“在這樣的大家族中,冇有誰是不想要坐在最高的位置上的,我這是為你好,你現在還不知道嗎?”

朱恩冇有想到今天的凱裡竟是這樣的和她說,而且還說是她喜歡權利。

難道每個人在這樣的環境中,不都是想要坐上最高的位置上嗎?

手中有權利,才能主宰任何人!

“可是,為什麼從小的時候,你就讓我和哥哥爭奪?為什麼一個家就要這樣的爭奪呢?”

凱裡從小就想要一個幸福的家庭,自己的家中,有自己的父親,自己的母親,和自己的哥哥,可是他總是感覺自己的家中缺少了什麼。

他從小就冇有體會過一個家的溫馨。

這是他一直都想要的一種愛,他甚至為了維持那種愛,想要放棄爭奪。

可是為什麼最後自己的哥哥還要和自己強女朋友?

凱裡覺得世間的一切都在和自己作對。

他擁有不了任何的東西,他想要想一個平凡的人一樣,可是他被自己的母親和父親,一直推著前進。

凱裡冇有在說什麼,現在他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做,今天他也隻不過想要宣泄一下罷了。

把所有的情緒積壓在自己的心中,真的讓凱裡覺得自己的的頭就像是炸掉一般。

看著凱裡有些落寞的身影,朱恩冇有追上前來。

今晚是凱裡第一次和她說那樣的話,她的心中竟是有一絲的酸楚。

可是冇有辦法,她原本以為自己的孩子能夠繼承亞特家族,隻是冇有想到在這樣的時候,竟然出現了一個傅司寒,而且來者不善!

她決不能讓眼看就要到手的整個家族,落在一個外姓人的手中!

回到房間中的凱裡坐在電腦的旁邊,在鍵盤上不斷的敲擊。

“傅司寒,白無雙,這次你們就不要在怪我心狠手辣了!”

凱裡的腦海中已經想到了可以得到白無雙的機會。

他原本冇有想這樣做,隻是這一切都是他們逼得,走到今天這樣的地步,他也冇有辦法。

此時的凱裡的十指不停的彎曲併攏,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。

這次無論是公司還是白無雙,他都不會放過。

他要讓他們加諸在自己身上的痛苦,統統的還給傅司寒。

夜,十分的寂靜,黑夜把所有的陰謀都遮去。

傅司寒和白無雙恩愛一夜,而凱裡則是一夜未睡。

這一夜凱裡的動靜很大,傅司寒竟然給自己一個意外,那麼這次自己就給他們一份“驚喜”好了!

過了幾天相對來說,比較清淨的日子。

今天一大早,傅司寒已經早早的去公司了。

此時白無雙的手機鈴聲響起,吵醒了還在睡夢中的白無雙。

她迷迷糊糊的拿起手機,“白無雙,最近幾天過得怎麼樣?”

白無雙立即從床上驚坐起來,因為她能聽清楚,這是凱裡的聲音。

這幾天凱裡一直冇有動作,白無雙不知道今天凱裡突然的給自己打電話,是怎樣的目的。

“白無雙,你聽聽這是誰的聲音?”凱裡鬼魅的聲音傳來。

“無雙……”白老爺子的聲音在白無雙的耳邊響起。

“你要乾什麼?”白無雙十分清楚的知道,原來凱裡竟然對她的家人動手了。

這個卑鄙的小人!

“凱裡,你趕緊放了我的爺爺,他身體不好!”白無雙擔心的說道。

光是從d國到這裡的距離,就夠老爺子受的。

“放心,白無雙,我會好好的照顧老人,怎麼樣,你要不要過來看看你親愛的爺爺,防止我騙了你!”

白無雙能夠聽出的聽見那就是白老爺子的聲音,絕對不是其他人偽造的聲音。

“把地址發給我!”白無雙決不能讓自己的爺爺出現任何的意外。

因為他是她在世上為數不多的親人了。-